爱好文~爱好问
满足你的每一份好奇

家人让我想死…

小时候父母因为工作忙碌,回家的时间都差不多在晚上十点多,所以一直都是由比我大10岁的姊姊来照顾我。
或许是因为姊姊当年也是个小孩子,在照顾我的时候稍有不如意便会对我破口大骂,印象最深刻的几件事其中之一便是:小时候因为蛀牙的关系我只有一边的牙齿能够咀嚼,所以吃东西很慢,喂我吃饭的他每次到后面便会十分不耐烦,逼我10秒必须吃一口…而且他的十秒都不是真正的10秒,时间一到便将汤匙直接塞到我嘴巴里,让我嘴唇两边一直破皮,就算哭了她也无动于衷。
第二件事就是在我五岁的时候因为她的关系我哭了,她叫我闭嘴,但小时候哭哪能说停就停,结果她直接甩了我一巴掌,这件事我记得超级清楚,甚至连场景、附近的东西我都记得起来。
而且他对我有很强的控制yyy,我完全不能违逆他的心意、也被当成她的出气筒,每次只要心情不好就一定会迁怒到我身上,平常斥责我的时候满嘴大道理…说什么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、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带给他人,每次听的时候我都很想问他「那你呢?你做到了吗?」
凭良心说,她心情好的时候也对我很好,可以说是会让别人很羡慕的那种,但在这种时候我也不敢放松警惕,生怕自己有什么言行会让他不开心。
每次看到他我内心都会有一种恐惧感,根深蒂固的那种,我真的很希望我们可以像一般的姐妹那样相处,但我想应该是不可能了。
父母对我也很严格,我到目前为止的人生基本上都是由他们所决定,我该交怎么样的朋友、读什么学校、科系都是由他们安排。由于会考成绩不理想,我在我家度过了很痛苦的两个月,没有人是用好口气对我,平常看到我也当成空气一样略过,我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自残的。我当然知道这个行为改变不了什么,而且很幼稚,甚至是一种很xx耻的行为,但我真的找不到舒压的办法。应该说我原本有舒压的方式,但被他们给扼杀了。
我从国小开始写小说,当时他们就当着我的面,到我房间把写小说的本子丢在地上,踩了又踩。恶毒的言语差点让我以为写小说是什么死罪一样,并且骂到一半还直接开斯,那个时候我的心都空了,它们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精神依靠,再后来就算我有再多的想法我也不再落笔。
我天真的以为这些事情等到成年后就不会再发生,他们直接了当的告诉我我的科系、并且只让我选择离家近的大学、规定每个礼拜都得回家,仿佛我根本不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人类,但我能说什么呢?我还是照着他们的想法走下去啦。
我一直觉得我们家的人都有情绪障碍,喜怒无常,而我往往是那个出气筒,被骂的时候哭会被说矫揉造作、顶嘴会被说没大没小、就连面无表情都会被说有病。
那是差不多是我开始自残的时候,我对世界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,毕竟有想法也什么都做不了,也没情绪,他们生气我也没有想法,自然不会有什么表情,结果我妈开始情绪失控,抓我头发,拿镜子跟相机说你要不要看看你现在是怎样,你是在不爽什么,然后我就笑给她看,后来到底发生什么我也不记得,但我知道在那之后我就开始喜欢上自残的感觉,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觉得原来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跟想法喔,这个身体是我的,我是一个,独立的个体。
一开始自残会偷偷摸摸的,不想让他们担心,就这样持续一年,他们也没人发现,直到有一次我因为疾病住院,花了家里大量金钱及他们的时间,我姐对我说的那句:你怎么不干脆去死一死。
明明这句话常常听到,但那天我真的很难过,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用闲话家常的语气问我妈妈说:「你要看我的手吗?」她说不要,但我还是卷起袖子说:「你看。」我妈问「怎么了」我说自己用的,我爸当时也在旁边,他的第一句话不是关心我会不会痛,而是说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家人担心?」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好累,对啊我为什么不去死一死,无数次轻生的念头,却因为懦弱始终不敢行动。我觉得他们说的没错,我的确是废物。
高中我也有过一段开心的日子,那个时候住校,假日回家他们总是很关心我,对我也很好,而我也停止了自残,我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但到了高三,我才知道我真的是笨蛋,我的人生才没有真正的天堂。学测的压力、家人的行为,让我的自残行为再度出现,原来我根本还没好喔。
我不知道家对你们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,我只知道待在这个家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股莫名的恐惧感,对家人也是。
他们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动怒,对我的控制行为搞的我好像一直娃娃,我什至觉得我这一辈子可能就这样过去了,我一直跟自己说,我的人生一定是我还在当小天使的时候选的,所以我未来一定会很棒,但随着年龄增长,我很难在用同样的话来骗自己,我怎么可能选这种东西啊?
今天又发生了一些事,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很不值得,也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到身边的朋友,又很需要一个抒发空间,所以发了这篇文章,情绪真的不是很好,所以内容可能很乱,错字可能很多,还请各位见谅。

点击 ➡️ 立即加入 ⬅️
打开新世界的大门
  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爱好文 » 家人让我想死…

评论 抢沙发

满足你的每一份好奇